淼淼淼

我是一个正经的小黄文写手。
如果不产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能吃。

独占欲[周江]

短打肉,勿嫌。


————————————————————————————————


江波涛有点不高兴,虽然在嘈杂的KTV包厢里几乎没有人发现他的低气压。陆离的光线打在他毫无表情的脸上,轮回的好脾气副队长现在很不高兴。

周泽楷还无知无觉,他被灌了半杯啤酒,不至于醉但有点嗨了,而且,他其实是个隐形麦霸,不喜欢说话不代表不喜欢唱歌,眼下仗着大家都欣赏着平时寡言的他少有的一直发声状态,周泽楷霸占着麦和蓝雨家以话唠著称的副队拼着歌。

平心而论,周泽楷唱歌还是很对得起那张脸的。

深情款款,俊美非凡,简直苏倒在场所有女选手的心。

“我感觉我的泽楷病不会好了!”楚云秀捂着胸口感慨道。

苏沐橙瞥她一眼:“前两天谁说的大舅病不会好了来着?”

“多病并发怎么地,不行啊!”

“行行行!”

苏沐橙目光一转,盯着沙发角落的魔剑士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大家受得了周泽楷但不代表受得了黄少天,等这两人都快拼了一个小时歌之后还是群情激愤被赶下来台,周泽楷算是被连坐,可怜兮兮地看着麦转手他人,刚想找江波涛帮他把麦要回来,却发现一向形影不离的副队已经没了身影。

他茫然地环顾四周,不在,都不在。他起身去包厢卫生间,一推门是锁的,里面传出方锐鬼哭狼嚎的声音:“忙呢,不约,我们不约!”隐隐约约好像还间杂着什么声音,不过周泽楷已经听不清了。

周泽楷有点恓惶地回到座位,表情有点像和父母走丢了的无助小孩,苏沐橙很恰逢其会地在边上咕哝了一句。

“刚才我好像看到江副出去了,他是不是喝多了?有点要吐的样子。”

周泽楷立马大步走出了包厢。

苏沐橙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江波涛没吐,虽说职业选手不应该太多饮酒,但是作为战队对外交际的代表,他习惯了各种酒精考验,庆功聚会中的一点酒对他来说不过是开胃而已。

他一个人坐在卫生间最里面的隔间里,点了一支烟。

和烟枪叶神不同,江波涛很少抽烟,少到没几个人知道他还会抽烟。

他心里好像翻涌着什么,他有点有数那都是些什么,但是他没法压制住那些什么,它们咕噜咕噜在他心底冒泡,让他无法克制地焦躁。

他又狠狠吸了一口烟。

周泽楷找到他了。

江波涛听到门口略有点踯躅的脚步声,然后是一声略有点犹豫的敲门声。

他笑了一下,打开了门。

他坐在马桶盖上,仰头看着挤进小隔间里的周泽楷。

个子很高,脸很好看,身材恰到好处,衣服搭配得当,江波涛歪歪脑袋,换个角度继续看这个荣耀第一偶像。

第一偶像,并不是只有脸,商业化过度消费的基础是他强大无比的个人实力,枪王,现任荣耀第一人,美貌是锦上添花,论实绩,论荣誉,周泽楷依然名至实归。

“我有点嫉妒。”

他掐灭了烟扔在垃圾桶里,拉下周泽楷的领口看着他近在眼前的眼睛迷蒙微笑。

“我有点嫉妒拥有这么优秀的你的我。”

他咬住周泽楷的嘴唇疯狂亲吻,平时他很少这么热情,总是害怕留下显眼痕迹的他习惯清浅的吻和爱抚,但是他偶尔也会任性,也会爆发一直压抑住的独占欲。

“我不许你那样笑,不许你那样唱歌。”他把周泽楷的嘴唇蹂躏到红肿,扯下他的休闲型领带蒙住他的眼睛,然后将嘴唇移到松开的领口处。

江波涛埋头在周泽楷的颈项间,吮吻着那里一层薄薄的肌肤。周泽楷体贴地一直弯下腰,双手越过江波涛的双肩撑在他身后的水箱上,在江波涛看不到的角度嘴角扯出一个细微却甜意浓密的弧度。、

他几乎可以预见到,每次撒娇耍性子的江,会给他的巨大甜头。

江波涛伸出舌头,有点开心地给周泽楷种着草莓,一颗两颗三颗,衬衫的扣子也越解越多,他坐着周泽楷俯身站着的姿势已经没法他的脑袋更往下贪婪吞噬了,他猛地起身,把比自己高比自己结实的周泽楷狠狠推到早就锁好的门上。

江波涛伸出一根食指,按在嘴唇上。

“嘘,不要出声,外面会有人。”

虽然周泽楷看不到。

江波涛的声音微醺,酒不醉人人自醉。

周泽楷咽了咽口水,色不迷人人自迷。

他背紧紧靠着薄薄的门板,眼睛被蒙得太紧有点疼,嘴巴里还仿佛残存着江波涛刚刚吻进来的烟草味道,不过他很快意识不到这些了,注意力被江波涛一下轻一下重的乱吻完全占据了。

因为看不见,感官变得更敏感,周泽楷感觉到那又软又湿的舌尖,一路扫下去,这边亲亲,那边舔舔,时不时咬一下吸一下,细微的水声一直没断过,然后那处温暖逡巡在了他的肚脐处。

有一点搔痒,他的肚子抖了几下,全身也仿佛被波及轻颤起来,门板也被连带砰砰直响。

他想完了,外面要是有人,猜都猜得到里面在干吗。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KTV里音响声震天,来来去去都是玩乐的人,谁在乎别人在搞什么,谁又去多管闲事。

周泽楷兴奋起来,手指插进江波涛柔软的发间。

“江。江。”

他的声音很轻,但没有湮灭在喧嚣的空气中,好像随着他的手指传到了江波涛脑海里一样,江波涛停下动作,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

周泽楷被情欲熏染变得性感无比的表情让他浑身发热。

被蒙上眼睛的小周,任他予取予求的小周,他的,他的。

江波涛的心情突然变好了。

周泽楷嘶地倒吸一口气,裤子拉链被干脆地拉开,他觉得胯下一冷,然后江波涛微凉的脸颊贴上了他隐秘的地方。

柔滑脸颊的触感显得亲昵而甜蜜,然后他的阴茎被温暖柔软的舌头卷出了内裤,江波涛亲了几下那里,再次张开嘴含了进去。

周泽楷爽到不行,恋人给自己口交的感觉太棒了,外面的声响已经和他完全没有关系,他只一心沉溺在江波涛甜美的唇舌之间,用力扯住恋人的头发努力遏制自己想要肆意抽插的欲望,他不想撞得太狠伤到江。

江波涛从龟头舔到阴囊,时不时地再吞进喉咙将龟头直抵喉口,反复的吞吐舔舐让周泽楷的阴茎越来越硬,越来越火热,江波涛的双手掐住周泽楷的大腿,跪在地板上的膝盖有点发抖。

他发抖并不是因为冷或者痛,而是身体深处涌出的剧烈欲望让他颤抖。

江波涛鼻端都是略带腥膻的周泽楷的味道,他喜欢,超级喜欢,依恋地反复亲吻着湿润滴水的前端,江波涛及时地松开嘴,从半跪完全软下身子全跪下来,单手扶住终于射出来的阴茎喘着粗气仰脸承接。

白浊的精液喷薄而出,全都落在了江波涛此刻嫣红的脸上,周泽楷几乎全身的重量都依靠在了门板上,阴茎被抓在江波涛手里一股股地喷射。

他拉扯了好几下拉下了蒙在眼睛上的领带,直勾勾盯着正闭眼被他射的江波涛。江波涛满脸通红,眉头紧紧皱起,额头上,脸颊上,下巴上都滴落着乳白色的精液。

周泽楷的心情既像泡在温水里一样舒适,又像飘在高空中一样兴奋。

等周泽楷差不多射完的时候,江波涛才睁开了眼,替他仔细舔干净阴茎才把这根软下去的玩意儿塞回内裤里拉好拉链。

周泽楷一声不吭,抱住有点腿软的江波涛坐到马桶盖上,江波涛脸红着推拒了一下,不过周泽楷强硬地把他抱在腿上,拉开他的裤子把手伸进去开始套弄。

已经勃起的阴茎根本经不起几次拨弄,江波涛只好说一声别弄脏裤子,抬高屁股让周泽楷帮他把裤子褪到了脚踝。

等他忍不住要射的时候,周泽楷突然贴紧他的后颈,舔着他敏感的颈后说:“回去,对着镜子,操射你。”

江波涛呻吟着完全释放在了周泽楷手间。


苏沐橙注意到周泽楷已经出去很久了,等到好几轮抢麦活动过去,她才看到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个人一起回到了KTV包厢。

江波涛的脸异常地红,而周泽楷神情自若,一只手却紧紧在下面握住了江波涛的手。

很懂的兴欣第二任队长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FIN—


评论(20)
热度(141)

© 淼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