淼淼淼

我是一个正经的小黄文写手。
如果不产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能吃。

迟来的情人节贺[周江]

一块略逗比的肉,安抚@我就一個人  太太的礼物


情人节搁哪儿过?情人节当然跟家过。

周泽楷又不傻,哪怕没有盯着他帅的一路小姑娘呢,他也不想被抢购年货的人群车流堵得在车里看风景,还不如好好蹲家,和江波涛一起做点这样那样的事情⁄(⁄ ⁄•⁄ω⁄•⁄ ⁄)⁄

但是这会儿他得出个门,江波涛问他干吗呢,周泽楷说去买点吃的。

江波涛哦了一声,不拆穿他,厨房里摆了好几袋熟菜还有面呢,这边房子里又不开伙,买下之后两人就没来过几趟,有一顿吃的就行,搁多了也吃不着了呀,明儿不就得回俱乐部了么。

江波涛心想,遮遮掩掩个啥呀,不就是套子和润滑剂忘了带么,老实说我又不会怪你,顶多不给上呗~\(≧▽≦)/~

咳咳,当然江波涛其实并没有那么残忍,周泽楷出门后他顺手就准备了下。

周泽楷回来的时候带了大包小包的零食,而江波涛切好了熟菜烧滚了水就等周泽楷一回来开锅下面。

两大碗面很快捞出来,配上几样熟菜两人就简单完成了情人节的晚餐。

房子里还没装宽带,不过有电视信号,吃完饭周泽楷自觉去刷了碗,刷完坐到沙发上正看着八卦新闻的江波涛身边,假模假式地陪着一起看。

江波涛摸摸下嘴唇,暗里发笑。

以为他没看见袋里揣着什么呢,真逗,为什么小周现在还这么可爱呢?本来就是情人节嘛,还正好放了个假,有的事情本来坦坦荡荡就做好了嘛。

“小周,你袋里放了啥呀,这么多鼓鼓囊囊的?”

周泽楷有点惊慌脸立刻红了,不完全因为江波涛这么调笑地和他说话,而是因为这么说着的江波涛已经凑过去特别自然地掏他口袋了。

一盒两盒,一瓶两瓶三瓶,本来只是故意逗周泽楷的江波涛掏着掏着脸绿了,这是买了有多少,打算明天不回俱乐部了的节奏么?他内心咆哮着,仔细一看,三瓶还特么都是新口味,两盒加大装全都是螺旋纹热感橘子味儿的!

江波涛抬头看着周泽楷微笑的时候周泽楷觉得身上一抖,然后他做了一个机智无比的举动。

他一句废话没说,把江波涛直接吻倒在了沙发上。

江波涛被一记直球打蒙,稀里糊涂就被扒了裤子,天冷,周泽楷很贴心地没脱光,只把他裤子扒到膝盖处。

江波涛今天没穿秋裤,宽松款的运动裤可好脱了,内裤更容易失守,小江就顺利落敌手了。

周泽楷的手很热,人体的温度最舒服了,握住江波涛弹跳了一下的阴茎然后就开始了熟稔的套弄。江波涛挣扎了下放弃了挣扎,又是好一阵子没做了,既然是情人节何不尽兴。他回吻着周泽楷,手臂勾着他的脖子用软滑灵活的舌头缠住对方的舌头。

周泽楷现在可以很纯熟地用舌头将樱桃梗打结,完全是他的功劳呢。江波涛在心底暗笑。

为了方便动作周泽楷抬起江波涛的双腿还是把运动裤完全扒掉扔到沙发底下,分开江的双腿架在自己肩膀上,恋恋不舍地从唇舌交缠中脱离开的周泽楷埋头专心苦干江波涛已经昂起的欲望。

前端渗出透明液体的肉柱被周泽楷含在嘴巴里吸吮,江波涛倒吸一口气一只手死死抓住沙发扶手。太刺激了,好久没有得到抚慰的阴茎被温暖的口腔含住,江波涛尖叫一声,周泽楷舔了一圈,然后用舌头压住出精口用力吸了一下。江波涛差点交代在这一下里。

“江,说我不行?”

“行,枪王大大你太行了好么。”江波涛半失神地躺着,这家伙原来还记仇自己说他口活不行啊,其实只是略有提高嘛,不过算了算了,哄哄他好了,床上还争那么清楚干吗呀。

周泽楷嘴巴箍住江波涛完全硬挺起来的阴茎,一只手握住根部缓缓把它抽出自己嘴巴,完全脱离的那一瞬发出了“啵”的一声,混合着叽叽咕咕的水声让场面变得更加淫靡。他用舌头从顶端一路舔到根部,包括江的阴囊也被他的口水濡湿。舌头一路顶弄到会阴处,周泽楷在那里留下好多缠绵的唾液,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把它们都挤进江波涛翕张的穴口里。

江波涛配合着周泽楷的动作抬高了屁股,周泽楷的手指很顺利地插了进去,被情欲已经搞得松软的甬道里湿漉漉的,但是润滑和扩张都还不够,周泽楷抽出手指,将半瓶多润滑剂都倒在了江波涛股间。

江波涛抬高着双腿,方便微凉的润滑剂顺流进他体内,周泽楷的两根手指同时挤了进去,在温暖手指的搅弄下,润滑剂很快不负热感之名开始微微发热,一路铺开欲望的道路。

周泽楷再次拔出了手指,跪在江波涛双腿之间压住他高举的双腿,他这时才拉开自己的牛仔裤拉链,解放出自己迫不及待的欲望。早已经磨蹭得半硬的阳具在他自己的几下套弄下很快精神抖擞起来,周泽楷拿出一个安全套,但湿滑的手没法撕开包装,只好递到江波涛嘴边。

江波涛斜睨他一眼,用牙咬开包装,周泽楷熟练地套好套子,在上面又多抹一层润滑剂,才握住江波涛的脚踝一举挺进充分开拓过了的小穴里。

江波涛被顶得头往沙发扶手上一撞,他赶紧用手撑住,更开地张开双腿,开始和周泽楷强劲的冲撞角力。

周泽楷一路进攻,江波涛可绝对毫不退让,他绞住周泽楷粗涨的阳具,用甬道的收缩放松消解周泽楷的撞击力。他仰着头,喉咙口时不时溢出压抑不住的呻吟声,听不出痛苦还是欢愉。

“江……江……江……”周泽楷一直喊他名字,猛力抽插的同时手指却轻柔爱抚着还没有得到纾解的小江波涛。前面和后面反差巨大的触感也让江波涛难以呼吸,欲望的浪潮铺面而来,几乎将他淹没在一片汪洋中。

“周泽楷——小周——队长——”他语无伦次地开始乱叫,冲击他最强烈并非来自自身的欲望,而是通过两人交合的地方源源不断感受到的对方的热情与激烈。周泽楷的动作愈加狂热暴烈,江波涛已经快承受不住了,他的前端已经断断续续流出精液,但周泽楷还没有要射的征兆。

终于在前后的夹击下江波涛眼前一黑到达了高潮,他紧紧夹住了还在努力抽插的小周泽楷,精液喷射在周泽楷腹部。

周泽楷还硬着,可是他知道再这样下去会伤到疲倦的江波涛,只好抽出还欲望不慢的阴茎开始自己撸。

江波涛喘过一口气来,他慢慢睁开迷蒙的眼,示意周泽楷往上一点。

“不……好?”

“我要~”他撒娇道,脸色酡红看起来甜蜜得让周泽楷融化。

周泽楷乖乖把自己重要的小兄弟送到江波涛嘴巴里。

江波涛的舌头灵活地舔着刚刚把自己送上高潮的宝贝,他其实很喜欢替周泽楷口交,看着恋人沉浸在自己带给他的快乐之中让他内心膨胀着无法化开的满足感,更重要的是这样虽然嘴巴会累一点好歹比腰酸背痛穴口红肿好得多了。

一点点用舌头描摹着爱人阴茎上的经络和纹路,江波涛深谙周泽楷的敏感点,他缓慢的动作先安抚下欲望贲张的爱人,然后再整根吞下对方的阴茎用刺激的动作带给对方暴风骤雨般的快感,在江波涛出神入化的口技中周泽楷很快得到了释放,他按住江波涛的脸颊急着想抽出来,可是江波涛含住他不肯放,反而更用力地吸着,周泽楷根本把持不住,一股股的精液喷出在了江波涛嘴巴里。

江波涛吞下了大部分精液,只有少部分顺着他无法完全合拢的嘴角漫溢出来。周泽楷心满意足地喟叹着,他握住江波涛的脸,徒劳地拿袖子给他擦着脸。

空气里弥漫着欢爱的味道,将相爱的两人浓浓笼罩在其中,江波涛抬着眼看周泽楷,看到他满足的脸俊美得令他心脏砰砰直跳,不由弯起了唇角,还含在嘴巴里的对方的阴茎就自然松开了。

周泽楷抽出了之前被紧紧含住的阳具,前端还断续滴着水儿,不过最浓稠的一波已经全都被身下的小妖精吞下去了,江波涛的脸颊边上还沾着没擦干净的白浊呢。

江波涛终于能搁下两条腿了,他软软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周泽楷看着他发呆,过了一会儿江波涛突然睁开眼,目光凌厉道:“我的布艺沙发!”

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赶下了沙发,看着江波涛痛心疾首地爬起身抱着自家沙发垫子手足无措。

“幸好为了防尘加了沙发套!不然老子一万八千八的沙发啊!”

江波涛立马腰也不酸了气也不喘了,赶紧地指挥着周泽楷把沙发套给撤了扔洗衣机。

周泽楷还想挣扎下:“明天洗……”

“明天不成!明天还要洗床单!洗衣机里同时塞不下!”江波涛厉声道,话里透出的意思却让周泽楷立马动力十足抱着沙发套直奔阳光房。

等周泽楷塞好沙发套开了全自动清洗回到客厅,刚才作为BGM的电视机已经关了,客厅里空无一人。周泽楷拐到卧室,看到门虚掩着直接推开。

江波涛果然在床上,不过和他想象中的香艳情景不同,江波涛裹着被子盘腿坐床中间,看着他喊了一句:“门关上,暖气才开。”

周泽楷笑着去关好门,江波涛怕冷,运动的时候热血沸腾不觉得,运动完他肯定就觉着了。

暖气还是很给力的,房间里温度逐渐升高,周泽楷终于把江波涛从一团被子里剥出来。他的确是会冷,厚厚的被子里面江波涛就披了一件明显过大的眼熟白衬衫,若隐若现盖住的屁股下面绝对是一丝不挂,刚刚和他做过的痕迹应该都还没有清理,周泽楷觉得鼻子一热,身上一热,下腹一热。

江波涛没有扣全衬衫的扣子,精致的锁骨低头可见,因为刚才做得急,他的上半身还是干干净净没有像以往一样被蹂躏得斑斑点点,更让周泽楷充满了赶紧去盖章的欲望。

江波涛缓缓解开着本来就没几颗的扣子,胸前的白皙越来越多袒露在周泽楷的视野中,急剧刺激着他难耐的欲望,但是江波涛的动作还是慢条斯理,用眼神命令着他忍耐,等候,期待。

等待总不会被辜负。周泽楷瞪大眼睛,在江波涛解到第三颗扣子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需要等待的。

江波涛的白带了些许不见阳光的苍白,但是在被滋润过一次后眼下却显得格外柔润剔透,被周泽楷多次啃咬得有点胀大的殷红乳珠下,一道暗蓝色的飘逸字体横亘在白皙的肌肤上,周泽楷很熟悉那几个字,那是他每天都要签好多好多次的。

周泽楷。

周—泽—楷—

他终于知道这阵子虽然忙到没法做全套但江波涛坚持不肯脱光和他睡的原因了。

“情人节礼物,喜欢吗?”


—无耻的FIN—


评论(5)
热度(119)

© 淼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