淼淼淼

我是一个正经的小黄文写手。
如果不产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能吃。

晚来天欲雪[周江]

文前提示,清水,清水,清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江波涛一个人在宿舍,外面开始飘起小雪。

他有点庆幸这个礼拜正好是轮回轮空,提前放了一天假的俱乐部已经空无一人,包括同样不是本地人但家在包邮区的孙翔都在中午就坐高铁回家了。

江波涛没有回家,虽然他家也不算远。他写总结报告写累了,就给自己泡了杯热茶,端着印着一枪穿云形象的马克杯站在窗边看看外面的雪。

傍晚了,外面的路灯早亮起了一片黄融融,映得雪花狂舞犹如乱射,但毕竟是南方的雪,地上几乎没有积起来,只有院子里停着的一两辆车上有薄薄的雪。外面阴风刺骨,室内暖意洋洋,江波涛喝了口茶,惬意地眯了眯眼。

但他的悠闲很快被进入视野的一个身影给打破了,江波涛吃惊地瞪大眼睛。

“小周?”

他赶紧地披上外套跑出门去。

江波涛走到俱乐部大门口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进来了,他没撑伞,只是戴起了羽绒服后的帽子。因为放假了空荡荡的俱乐部里并没有开暖气,他就只放下帽子抖了抖衣服上洒落的一点雪,看到迎过来的江波涛他勾起唇角,像讨要夸奖的孩子一样骄傲地展示了一下手上大大小小沉甸甸的袋子。

“买了菜。”

“伯父伯母不在家吗?”江波涛忙接过几个袋子,和周泽楷并肩往里走。

“旅游。”周泽楷,表情还带点小委屈,“没和我说。”

“而且,担心你。”

一记直球,江波涛愣了一下,然后暖心地笑了起来。他家里的情况,当然周泽楷最清楚不过了。

两个人进了江波涛的房间,周泽楷脱下鼓鼓囊囊的羽绒服,江波涛去拾掇菜,其实也没几样,一盒肥牛一盒鲜牛肉一袋鲜鱼丸,江波涛不爱吃羊肉,还有一盒金针菇、一把香菜和一袋上海青,都是收拾干净不用再洗只要找个盘子摆出来的菜。

江波涛从厨房翻出了不少餐具,还有电磁炉和锅,最后还摸出了大厨存在柜子深处的火锅底料和调料,作为战队副队长,充分了解自己家食堂厨房可是包括霸图蓝雨微草的副队们一直认为必须的工作呢。

锅里的水咕嘟咕嘟烧着,两个人对坐在一张临时搬进来的小圆台边等着水开。

江波涛忽然起身,从书柜顶上的抽屉里翻出了一瓶红酒。

“晚来天欲雪。”

陈年的红酒,简易的火锅。

能饮一杯无?

周泽楷接过了一只高脚杯,含着微笑点了点头。


—FIN—


我知道职业选手不能多喝酒啦,稍微一点点红酒嘛情趣一下。

月初发下的宏愿一月三更没戏了,来篇短打好歹凑个双更吧。



评论(1)
热度(30)

© 淼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