淼淼淼

我是一个正经的小黄文写手。
如果不产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能吃。

售后服务[周江]

纯肉。

部分梗的灵感来自周江群,忘了是哪位姑娘提供脑洞了……特此致谢。

如果看困了,泪,对不起,有几段是晚上打着瞌睡撸的T T


前篇《超值服务》

=======================================


江波涛只带了披在外面御寒的长款羽绒服却没有带其他衣服,等到两人若无其事状回到年会大厅的时候,周泽楷才知道他为何做出了这样看似不够周全的举动,江波涛跑到冯主席那里以忘记带替换的衣服为由给他自己和周泽楷一起请了个假。

冯主席可能有一点将枪王赶鸭子上架的内疚,他一口答应了。

江波涛向周泽楷俏皮地挤了挤眼睛,周泽楷会心一笑。周遭几个知道他俩关系的选手向他们投来了烧烧烧的目光,周泽楷才不在乎,羡慕啊,羡慕也秀恩爱出来看啊,他保证不会烧。

裹着长长的羽绒服,周泽楷乖乖让江波涛牵着两条空袖管离开了大厅。

江波涛另外定的房间就在荣耀联盟总部后门那条街上,提前去拿好房卡的他带着周泽楷从侧门神不知鬼不觉溜回了酒店房间。

暖气已经打得充分的房间犹如春天般温暖,周泽楷脱掉羽绒服扔到沙发上。

他抱住江波涛开始蹭,江波涛推着他脑袋嗔道:“你这么快就又想要了?”

周泽楷摇摇头,他没那么快起来。

“你还没够。”

江波涛脸一红,周泽楷的手已经伸下去要帮他弄。

他摸了半天,还是布料的手感,不由抱怨:“穿了多少?”江波涛倒是被他摸得直痒痒,抿着嘴巴拼命忍笑,看到周泽楷还是不得章法,才笑出来抱着他手臂到床上去。

一到床上周泽楷就开始扯他裤子,眼睛不看着就伸手在下面乱扯,上身紧紧贴着江波涛胡乱地亲吻他。

一心两用的结果是两件事都没干好,江波涛也只好叹口气拿性急的枪王没有办法。

怕冷的他穿了三条裤子,周泽楷折腾了好久才扒下一半,江波涛只好自己一边和周泽楷接着吻一边艰难把裤子蹬到方便自己双腿动作的地方。磨蹭的结果是他内裤被扒下来的时候,小江波涛简直不能更精神地弹跳出来,打了已经凑下身来的周泽楷一脸。

江波涛笑得喘不过气来,腰软得没法被周泽楷牢牢掐住。他试图推开周泽楷的脑袋,但没成功。

“小周,别闹。”他轻声地说,吐露的话语却颇有点捅男友的心,“你那口活儿,太差劲啦——”

有点儿刻意拉长的轻快尾音被一下掐住了,气哼哼的枪王一口把小江波涛全含了进去。

这一下刺激有点大,江波涛抽了一口气,感觉到欲望的头部被紧窄的喉咙卡住。

然后周泽楷就呛着了。

他忙不迭地退出来,咳得口水惊天动地地喷出来,江波涛笑得都快软下来了,赶紧起身把男友的脑袋抱在怀里给他拍背顺气。

他俩第一次做的时候,简直是惨烈,两个都没经验的,能好到哪里去,暗搓搓下的“教学视频”里看起来很简单的润滑就把两人折腾得够呛,也是,视频里的都不是新手,做起来当然容易。想想江波涛也是蛮拼的,那样痛苦的状况之下他还是硬撑着和周泽楷做完了全套,代价当然也不小,第二天整整趴在床上一天。

后来练习得多了,总算做出了点趣味,只是周泽楷略有点对不起枪王的名头,技术差强人意,时间倒是持久得不像话,江波涛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他比较能忍耐,恰恰契合上周泽楷的持久。

因此种种,比起真枪实弹的部分,江波涛反而比较喜欢和周泽楷耳鬓厮磨交颈缠绵的前戏过程。

顺完气周泽楷就着这样的姿势压住江波涛扒开他衣服舔咬他胸前的凸起。周泽楷已经脱掉了刚才套在外面的羽绒服,上衣繁复硬实的蕾丝花边随着他的动作摩擦着江波涛裸露在外的胸口,江波涛喘息着努力脱着周泽楷性急只撩上去没有完全脱掉的上身毛衣,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以不同的姿势扭动着,摩擦起电,摩擦生热,情欲在摩擦中慢慢升温。

“呼……小周……难受……”

江波涛向后仰着头,脖子显得格外细长脆弱,周泽楷没忍住地上前咬住,舌尖细细地舔着他的喉结,含含糊糊地回应着:“哪儿?”

哪儿难受?

江波涛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周泽楷,周泽楷迷茫地抬起身,俯望着江波涛不明所以。

江波涛看着一身华丽宫廷裙装还没脱掉的周泽楷,假发的公主卷儿垂落在那张精致到无可复加的脸庞边上,眼睛湿润而迷蒙,这样的周泽楷他第一次见到,也让他从心底涌起无边无际的满足感,这个男人,是他的,从里到外,完完全全是属于他的!

他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周泽楷的脸:“全身都难受……到处都难受……想要小周亲亲,每个地方都亲亲……”

周泽楷爆发了,他扯掉还纠缠在江波涛四肢的衣物,江波涛整个人赤裸着,一丝不挂地躺在干净的床单上,被激情的枪王卷进风卷残云般的热烈亲吻中。

他是最贴心的男朋友,一丝不苟地完成着恋人的请求。

江波涛根本无法思考,他只能努力深呼吸,被周泽楷抓住的双手深深陷进床单中,身体绷紧着融化在恋人近乎要将自己吞下去的热吻中。

周泽楷的吻一路蔓延下去,第二次碰触到了在渗出前液的江波涛的阴茎,它还没有得到纾发,火热,坚挺,难受得贲张着。周泽楷眯了眯眼睛,这次他没有那么冒失,而是轻柔地,爱怜地,细致地,从头部到根部,一点点舔下去,他的舌头缠绕着湿润的柱体,描摹上面每一根凸起的青筋,用温柔体贴来弥补技巧的不足,毕竟不是生手了,毕竟在多次的练习中掌握了不少微妙的点,他没有贸然再吞下他的喉咙还无法取悦的柱体,摒弃自己的弱势而改用自己灵巧温暖的手掌去抚慰它,在键盘上挥洒自如的手指也终于体现出在性事中的优势,周泽楷握住江波涛的阴茎熟稔地套弄着,大拇指微微地按住顶端,然后将舌头移到会阴处若有似无地挑逗。

“唔……准备过了?”

江波涛垂下眼,有点害羞地默认。在年会之前就计划好了之后的狂欢,所以仔细地事先做了可以方便进入的准备,虽然耽搁得有点久了,但是后面的小穴里还是残留着之前润滑好的湿润和松软。

唔……不是说过么,他也很想很想,小周,和小小周嘛。

周泽楷有点矛盾,在充分的前戏中他已经开始硬起来了,到底是和小江一起高潮比较好呢还是先让小江释放一次比较好呢。他犹豫着放轻了动作,但是江波涛已经意识到了他的迟疑,从床单上松开插进他发间的手微微用力。

“怎么了?”

“想一起,但小江不舒服……”

江波涛弯起了唇角,拿开周泽楷握在自己阴茎上还在上下撸动的手:“小周要不要试试,光用插的让我射出来?”

他将声音放轻放缓,甜蜜而诱惑地提出挑战,眼角上挑,笑得狡猾。

枪王大大不惧挑战。

他拉起层层叠叠的蓬蓬裙,褪下自己的裤子抓着江波涛的手一起撸动自己已经抬头的欲望,在它完全勃起之后曲起江波涛的双腿蓄势待发。

“套子……”

“今天允许你不戴哟,新年嘛。”

周泽楷更加兴奋了,能够不隔着那层讨厌的橡胶完完全全贴紧江的机会非常少,少到每一次他都无比珍惜。

江波涛顺从地被折起来,蓬蓬裙再次覆盖了两人交合的地方,他睁着眼,在错乱感中被一寸寸慢慢充满。

润滑过去太久了不是太充分,可是仗着熟门熟路周泽楷还是插了进去,做了很多次了那个并不是为了做爱而设计的地方还是那么紧,但是周泽楷还是抵达了深处,因为身体是顺从心的,他爱着他,允许他的侵入,接受他的侵入,渴望他的侵入,欢迎他的侵入。

江波涛因为生理痛楚和心理快感扭动着身体,周泽楷竭力压住他,让他适应他在他的体内,他吻着江波涛的耳后、喉结、乳首等几个敏感点缓解他的疼痛,也缓解自己无法肆意抽插的焦灼。

江波涛哽咽般地抽着气呻吟,隐秘的地方被渐渐充满,他既痛苦又欢愉,无论看多少次都无法减少惊艳感的周泽楷的脸清晰地映在他开始发黑的视野中。

“小周,小周……”他无意识地呢喃着,伸出舌尖舔着对方的唇角,用气音说道,“可以了,可以了。”

他下发了最终总攻的信号,周泽楷在僵硬了一秒后开始了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他强硬地操控着自己的身体,从江波涛紧窄的甬道中抽离再用力挺进,不需要过多的技巧,仅仅需要出于本能的力度和频率,周泽楷大力抽插着,他在做爱的时候和在赛场上一样强势,横扫千军,长驱直入,而江波涛比在赛场上更了解他,更迎合他,哪怕在枪王无法抵御的攻势中他都能缓慢地掌握住节奏,引导他更从容更精准地攻击,在微妙的互动中累积起更多更高的快感。

江波涛咬住嘴唇,手指掐进周泽楷的后背,这点痛意在快感的浪潮中不值一提,周泽楷没有停下动作,但是节奏更加地贴切融洽,他反复撞击着江波涛的敏感点,贲张的阴茎追逐欲望的顶端。

激烈的肉体交缠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周泽楷仿佛还不知道疲累地摆动着自己的腰部,但是江波涛喘着粗气已经到达了极限。

他浑身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被抬高的双腿因为周泽楷压着才没有滑下来,从两人交合的地方到腰后都是一片黏腻,江波涛放开了一直压抑住的呻吟声射了出来。他在欲望浪潮的顶端持续了相当久,前端顶着周泽楷的小腹一直在黏黏糊糊地吐出白浊的精液,紧缩起的后穴绞着周泽楷的阴茎往外渗出肠液,这相当消耗他的体力,如果不是周泽楷还挺着扶住他的腰,他整个人都要瘫软在床上。

稍微从汹涌的情欲中拨出一丝清明来思考的江波涛不由得胡思乱想,迟早有一天他要被周泽楷做得晕死在床上啊。

周泽楷在江波涛射得差不多的时候也终于出来了,他眷恋温暖的所在,不肯拔出正兴致盎然的性器,第二轮的释放从容多了,持续缓慢地流进江波涛被塞得满满的甬道里,和漫溢出的肠液融合在一起,包裹住周泽楷心满意足的欲望。

江波涛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他脸色略白,头发湿漉漉地黏在头皮上,股间湿滑泥泞,半条床单都水渍斑斑。

周泽楷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假发已经不复精致华美,乱七八糟地和本身的头发纠在一起,蓬蓬裙上一塌糊涂,到处都是不明液体的痕迹,他最终放开江波涛爬起身的时候,江波涛的双腿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在床单上,完全不能动地躺在那儿,周泽楷居高临下地跪着看他,手指抚摸着他的眼睛、嘴唇、脖子,然后握住他的一只手抬起来,按在自己的唇上亲吻。

“我的骑士……”他眼睛里带着笑意调侃着。

江波涛努力白了他一眼:“哪有你这么狼狈的公主。”

也没有我这么苦逼的骑士!

枪王大大这才慢条斯理脱掉了身上已经揉成梅干菜的连身长裙,也湿得差不多了的内衬和裤袜都脱得干干净净,露出常年健身下线条流畅肌肉恰好的健美身躯。

江波涛捂眼睛,不看,不要看,看多了简直伤眼伤心,手指悄悄露出缝来,看,还是得看,这么好看的美景干吗不多看看赏心悦目。

可惜周泽楷不给他看了,他起身离开了床,就这么赤条条去了卫生间。

幸好暖气够不会感冒,江波涛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迷迷糊糊地想着,他太累了,不由自主地就开始打瞌睡了。

可能就打了个盹儿,江波涛脑袋一晃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放满热水的浴缸里了,按摩浴缸贴心地开了弱档,恰到好处的震动极大地缓解了他浑身的酸痛不适。

“小周你在干吗?”他喊出来的声音嘶哑低弱,江波涛咳了两声才觉得喉咙有一点痛。

还是全裸着的周泽楷飞快地闪进了浴室,手上端了一杯温水,赶紧送到江波涛唇边。

江波涛喝完一整杯水才觉得喉咙舒服了一点,接着周泽楷就迈进浴缸里把他抱在了怀里。

“喂干吗!”

“清理,不然会不舒服。”

周泽楷轻柔的呼吸拂在他脸上,江波涛感觉有点昏昏欲睡,但他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无力地推着周泽楷道:“我自己来好了。”

“你动不了。”

“那也不行!万一你又想要不是雪上加霜么!”

“忍得了。”周泽楷小声说,可怜兮兮的样子虽然江波涛知道是装出来的,可还是忍不住心软。

“败给你了。”他咕哝着,手插进周泽楷已经拿掉假发的真发里,头发可能才冲过,虽然湿乎乎的却已经没有了黏腻感。

周泽楷的手指顺着江波涛腰后的凹陷探进臀瓣之间,中指一点点伸进刚刚让他爽到天际的小穴里。

江波涛感受到随着周泽楷仔细轻巧的动作,自己体内混合的各种体液更快地流了出来,这种好像失禁般的耻感让他红了脸,攀住周泽楷的肩膀根本不愿意露出脸来。

弄得差不多之后周泽楷放了浴缸里的水,抓过喷头又给江波涛和自己全身上下冲了一遍,江波涛还是不想动,由着周泽楷用流水给自己再清理了一次。

拿大浴巾给江波涛和自己身上擦干后周泽楷把他抱回了床上,床单已经换过了,江波涛满意地亲了亲周泽楷:“枪王大大真贤惠,下得了赛场上得了床。”

周泽楷:“还要。”

江波涛果断装死:“我睡了。”

他把他裹在被子里,像对待最珍爱的宝贝一样抱在怀里,一把大勺子依偎着他的小勺子,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FIN—


评论(16)
热度(231)

© 淼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