淼淼淼

我是一个正经的小黄文写手。
如果不产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能吃。

超值服务[周江]

3000+只写了一次口交的我也是醉了,文中提到的另一场正在努力炖中,不知道啥时候上线,就酱。

后篇《售后服务》

另外有点惊慌,热度蹭蹭在往下掉呐,掉了十几个了T T

========================================


超值服务


从荣耀年会特别节目舞台上下来的枪王周泽楷脸色十分阴沉,不过大家完全可以理解他的心情所以压根没人上去撩他都默默装作了没看见扭过头去。

不知道今年联盟哪根筋抽了办了第一届荣耀年会,还设立了一个特别节目,游戏玩家内部票选第一名的现役选手要表演女装秀,当时公告一出大家就默默给作为联盟第一脸的周泽楷点了支蜡,果不其然,虽然投票中也有颇多波折,比如手握人妖号的吴羽策在投票初始被刷上首位,可惜后劲不足跌落到了第七,被周泽楷寄予厚望的张佳乐在粉和黑的交相刷票中几乎要超过枪王不过结果还是众望所归地拿了第二,黑马张新杰后半程异军突起票数飙升,奈何前期名次太低最终憾夺第三,最后的冠军还是属于了轮回战队队长周泽楷。

周泽楷一点也不想要这个冠军,无奈的是不参加要扣战队积分,顶着巨大压力他还是换上了联盟为其准备的女装表演了一小段T台秀。还好,不用说话。

联盟还算不敢太过分,准备的是中规中矩的宫廷洋装,蕾丝,蝴蝶结,蓬蓬裙,小阳伞,羽毛扇,再加上公主头的假发和精致的妆容,出现在镜头前的枪王着实让现场的观众们惊艳无比,直播的视频画面上更是已经被弹幕盖得密密麻麻,大部分在线看的荣耀玩家们都开了无弹幕模式开始疯狂截图。

枪王伐开心,下了台的他就扔了小阳伞,后台人实在太多化妆师顾不上过来帮他卸妆,周泽楷更心塞了。

幸好江波涛早有准备,他及时的出现让在枪王的低气压下战战兢兢的众人松了口气,江波涛手里抱着一件长款羽绒服,和化妆师借了卸妆用品后他带着周泽楷离开了后台。

事先勘察过了地形的江波涛熟门熟路地给周泽楷裹上羽绒服带着他到了三楼无人使用的卫生间开始卸妆。

江波涛是自带卸妆技能进的轮回,关于这个他表示,生活在一个都是表姐堂姐表妹堂妹举目望去万红丛中一点绿的家庭是不得不锻炼出很多技能点的。

周泽楷的肤质其实只能算普通,前两年还疯狂爆过痘痘,青春期的男孩子嘛,也挺正常,可惜的是他毕竟被打造成荣耀第一脸,俱乐部简直为了他脸上的痘痘呕心沥血,江波涛刚进队就因为保养技能点的被发现无奈接下了给自家第一摇钱树护理的职责,每次化妆要跟,有不适宜用的必须第一时间阻止,卸妆要跟,必须卸干净不能敷衍了事,晚上更要跟,反复不断仔细督促周泽楷做这样那样的护理,周泽楷现在这样至少光滑白皙的皮肤江波涛好歹也能占个一半的功劳,军功章有你一半也有我一半嘛。

江波涛熟门熟路地给周泽楷脸上抹上洗面奶清理卸妆后的残余,周泽楷闭着眼仰着头,为了方便江波涛操作他一直靠着洗手台往后倾身,卸掉了各种眼影粉底露出本来的五官。这样逼近了看,周泽楷还是好看得惊人,他底子的确是好,而且好看得不娘,此刻他慢慢睁开眼,嘴唇带着被揉过的嫣红,假发垂落在额际,蕾丝的带子缠绕在颈间,江波涛本能地后退。

他觉得有点危险现在逃还来得及吗?

答案当然是,来不及了。

周泽楷一把捉住他,捧住他的脸深吻,嘴唇湿润而柔软。这是个深含情欲的吻,虽然动作并不激烈,只是温柔地碾磨进江波涛的口腔深处。

江波涛觉得实在有点奇妙,眼前这样美丽的男人,穿着诡异的女装却毫不突兀,在强吻自己,在深吻结束后他红着眼睛勾着周泽楷的脖子低声笑道:“小周这是回报我上回么?”

他指的是上个月他被逼着穿着女仆装和周泽楷做的事情,周泽楷回了一个暧昧的笑,没有说话,他不善言辞,不代表毫无情趣,相反,在这方面,他和江波涛素来玩得很开。

他顺着江波涛的下巴吻下去,江波涛因为家庭经历,皮肤一直保养得非常不错,他又不是多毛的体质,下巴很少会有刺刺的胡渣感,周泽楷满意地啃噬着,稍微有点过分了被江波涛用手肘顶了两下:“喂别咬了,待会还要回去会场的。”

虽然他俩的事情圈内交好的选手没几个不心知肚明,但是这种公开场合总归不太好吧,江波涛可不想给轮回的公关部门增加额外的工作了。

周泽楷只好放弃他挺喜欢的下巴还有脖子的地方,转而拉开江波涛的衣襟在锁骨的地方舔吻。

江波涛看着不胖,其实身上有点小肉,但锁骨意外得挺明显,夏天穿白衬衫一向苏得不要不要的,所以他在轮回的夏季海报总是穿着白衬衫,周泽楷也喜欢/~

“冷……”江波涛忍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脖子下面折腾半天,又痒又冷的,终于还是推开了,周泽楷一脸无辜地回看他,下身还紧紧贴着他,透着蓬蓬裙都能感觉到他在顶着他。

“喂,这样就忍不住了啊。”江波涛揉揉他的脑袋,抬起手来还是有点,酸呢。

周泽楷伸出手,捏住江波涛的下巴大拇指细细摩挲着他的脸颊,因为冬天有一点点干,但总体还是很柔滑,他很想念,自己的牙齿咬上去的口感。

“那天后,就没……过了。”他说得含糊,意思却很明确,也的确,那天玩过女装PLAY后江波涛恼羞成怒把枪王大大拒之门外将近一个礼拜,后来又赶上荣耀年会特别节目的事情,实打实的一个多月没做了。

血气方刚的大小伙,谁忍得了,江波涛自己也忍不了呀。

但忍不了,也得忍,时间,场合,都不适合呀。江波涛笑着摇摇头:“晚上,晚上好么?我们今天不和组织一起,我另外定了房间,唔,评价很赞的酒店哟,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哟。”

周泽楷压根听不进去哄,挑起的眉毛,上扬的话尾,只让他越来越顶着江波涛。

江波涛叹了口气。

他也很想,很想,小周呀。

他环着周泽楷的腰,交换了一个湿吻,分开的时候唇角还都是濡湿的银丝。

暗示性地掐了一下周泽楷的腰,在周泽楷因为敏感带被掐而导致的僵直中,江波涛的手顺着他的腰滑到髋部,然后他跪了下去。蓬蓬裙又长又繁复,江波涛费力地把它掀起来自己的脑袋钻了进去。

周泽楷往下看,只能看到江波涛露在外面的臀部、小腿和脚,但是却能感觉到更多。

江,微微有点凉的手隔着打底裤抚摸自己,自己的前端已经弄湿了内裤和一层薄薄的绒里打底裤,江的爱抚加剧了这一切。

他的身下一凉,打底裤和内裤都被剥离了肌肤,蓄势待发的欲望并没有一下暴露在空气里,在蓬蓬裙营造的窄小空间里,它被含进了一处温暖湿润的所在。

江的嘴巴,被吻到红润的嘴唇,湿滑的内里,柔软的舌头,一粒粒俏皮的牙齿,周泽楷的呼吸在自己的回味和感受的双重冲击下变得粗重。

江波涛已经摩擦得温热的手掌握住他没吞下去的阴茎根部,修建圆润的指甲有意无意划着连接囊袋的地方,舌尖抵住了正不断吐出黏液的顶端小口肆意挑逗,周泽楷的敏感点他了如指掌,每一处脉络青筋都洞若观火。

他不肯发出声音,只默默吮舔。周泽楷看不到,听不到,只有触觉空前敏锐,江波涛怎样舔弄,怎样吮吸,怎样坏心眼地咬噬,他都一清二楚感受入骨。

这一切都发生在他身下夸张的蓬松裙底。那隐秘的里面仿佛隔绝成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奇妙的,甜美的,梦幻的世界。

没有人误入这间废弃已久的卫生间,周泽楷盯着门,没有人闯进这个世界,他和他身下恋人一起的世界。门外的世界也仿佛距离他十万八千里,什么年会,什么喧嚣音乐,什么精彩节目,都已经给他抛之脑后。

“江……”他嘶哑着低吼出来,江波涛吸得太过分了,他撑在洗手台上努力让自己不软下身去,在这样的僵持中他意识到自己射了。

浓稠的精液喷薄而出,太久没宣泄的结果就是太多太急,江波涛被呛得满嘴都是,可是他没有松嘴,周泽楷在短暂的几秒失神后感受阴茎还在被完全地含在温热之中,恋人在一点一点吞下自己的精液的认知让他的好心情更飞扬起来。

他感受到完整的满足和疲累,周泽楷是非常持久的男人,相对的,他事后的不应期也比较长,多亏如此,体力完全不及常年锻炼的他的江波涛才能和他在性事上良好契合。

江波涛替他舔干净了阴茎上的残余,然后帮他拉好了裤子才慢慢从裙底爬了出来。周泽楷赶紧抱起他把他搂在怀里,江波涛的唇角都是来不及吞下的白浊,脸憋得通红,眼睛却亮得惊人。

江波涛肆无忌惮地拿周泽楷衣襟上的蕾丝花边擦着嘴,笑着说:“还满意刚才的服务么枪王大大?”

他斜着眼问,仅仅清秀的面容也浮现出一抹难得的艳色,周泽楷按着他擦完的嘴给了他一个狠狠的吻作为回答。


—FIN—


评论(12)
热度(171)

© 淼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