淼淼淼

我是一个正经的小黄文写手。
如果不产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能吃。

梦一场

半夜睡不着,随手一个短打,略虐。心塞地看着硬盘里魔都O之前就在炖的肉,都要烂了好么,为毛到今天还兴奋地不想继续呢T T


肯定是衣柜上面周江挂画的错!江波涛大大好苏好苏~周泽楷大大好帅好帅~可是!为什么看起来周大大要矮那么多还那么少年脸啊哭晕在厕所,是画风不统一的原因吗嘤嘤嘤嘤天天对着他俩入睡我觉得我要被逆成江周了继续哭晕在厕所嘤嘤嘤嘤


————————————————————————————


如果这是梦,麻烦不要醒。


周泽楷醒过来的时候公交车正好开过一条种满梧桐树的路,他眯了眯眼睛,看到斑驳的阳光温和地洒落。

秋天的凉意就这样猝不及防地窜了过来,看起来好像还满满是盛夏的热意,实际时节已经过去。

这条路他以前很熟,少年的时候从家去训练营,总要坐这趟车路过这里,固定的时间上下车慢慢就有了不少熟面孔,他已经不记得那些人的脸,稍微有印象的就是经常有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们看着自己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小周那个时候就长得那么好看了,难怪小姑娘们都喜欢。”

后来聊天的时候偶尔他提到那些琐碎的小事,江波涛会这样笑眯眯打趣他,然后间或穿插聊些别的事情。

比如他在少年的时候是因为喜欢隔壁班一个女孩子才开始打的荣耀,一开始大约是想和姑娘一起玩游戏,不过后来大家都懂的,灌篮高手的开始也是一个毛头小伙子的单恋,最后谁还在意是赤木妹妹身份以外的晴子?

“我还帮她要过小周的签名呢,她早就AFK了,但是帅哥的魅力还是不可阻挡呢。”江波涛那样地说着,一边说一边笑,觉得很好笑的样子,笑得一直停不下来。

笑点很低又老是笑不停的江波涛。

周泽楷想着他,也忍不住笑起来,唇角勾起一个弧度,脸上的沉默都柔化成一片温柔。

只不过,已经再没有小姑娘偷偷看这样笑起来的他。

再怎么帅气,都是老头子了。

他其实一点也不遗憾,爱过,不后悔,没有浪费过在一起的一分一秒,没有怨怼过分离后的一丝一毫,他已经觉得这样再圆满不过,人生最美好最精华的那么多年,他都用在了自己爱的事业和自己爱的人上,他已经没有任何抱怨了。

他们依然是朋友,只是交流和见面都被时间稀释,年纪越大,越只记得年轻时候的事情了。周泽楷反刍着记忆中还残存的各种细节,甜味微微地发酵着,苦涩已经被岁月挥发。

车子停了。周泽楷缓缓地下车。

过去这么多年了,早就没有轮回俱乐部了,更不用说当年的大楼。

但是周泽楷一下车,穿过右边的小巷,轻车熟路地直往里走。

他越走越快,蹒跚的步伐变得迅捷矫健,腰也挺直了,脚步也轻快。

他微笑着,光洁的面孔俊美动人,他已经看到他要找的人。

江波涛站在宿舍楼前,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来,他素来温和近人的脸上露出只有在周泽楷面前才透露的促狭笑容,歪歪头俏皮说:“你来了。”

“嗯。”

我来了。


—FIN—


评论(2)
热度(22)

© 淼淼淼 | Powered by LOFTER